麻豆传媒映画公司微博

原来,

我早已经死了……

不过,这不是早已经预料到了吗?

寂静的永恒黑夜里,封青岩久久伫立不动,不知在思索着什么。

但是,他脸上、眼里以及心里,没有丝毫的伤感,并不觉得自己已经死了。

脸色十分平静。

此刻他在思索着,该如何演化轮回。

他能够带着轮回演化盆和阳间八禁,在死者生界里降生,应该是亿万之一的概率吧?

或者说,几乎是绝无可能之事。

但是他做到了。

在他带着轮回演化盆,降生死者生界的过程中,九州做了多少的努力?

又为此付出了多少?

清纯学生妹制服白袜子景区拍暖系写真

他不知道。

轮回演化盆乃是阳间十大禁忌之物。

欲要夺得它难,寻找有能力演化它的人更难,而有能力通过轮回演化盆,构建出轮回之梦的,更是难上加难……

这个诸天有多少人能做得到?

屈指可数!

不错,的确是屈指可数,绝对不会超过十人。

所以说,单单是这一步,几乎整个诸天团灭了,只剩下寥寥几人而已。

还有。

天下间,谁知道死者生界的存在?

谁又知道鬼门的存在?

或许隐约感受到死者生界的生灵,还会有些……

毕竟到了至高境界,都能够隐隐约约感受到一些,只是无法确定而已。

那通向死者生界的鬼门呢?

这个能有几人知道?

即使知道了。

谁又知道阳间八禁和阴间八禁,乃是打开鬼门的钥匙?

阳间生灵,如何能知道阴间八禁?

即使知道了。

阳间生灵如何集合阴阳十六禁?

这根本就不可能集合。

还有。

虽然说。

阳间生灵死后,可在死者生界降生。

但是,这个“可”,却不是一定,而是说,有可能降生,也有可能没有降生……

即使降生了。

也只有极少的机率,能够恢复前世的记忆。

封青岩现在便没有恢复生前的记忆,所以他不知道生前的一切,不知道自己是谁?其实最主要的是,谁能知道轮回之梦,能够带着阳间八禁,一起降生到死者生界?

这才是关键所在。

而九州,为了镇压阳间八禁,付出了多少的努力?又付出了多少的代价?据他猜测所知,大蓬山教主为了镇压血后,就付出了整座大蓬山和无数弟子的生命……

这只是他所知道的,不知道的呢?

根本无法想象。

所谓阳间八禁,只是封青岩的称呼而已。

其实阳间八禁在诸天,亦称为禁忌,而诸天的禁忌之物,便是因为禁忌而得名……

因为禁忌之物在诸天看来,毕竟是死物。

但禁忌却不是。

所以。

禁忌比禁忌之物更加恐怖,更加诡异……

在诸天。

没有人知道禁忌的来历,也没有人知道有多少禁忌。

因为禁忌诡异万分,谁都不知道它会出现在哪里,又有哪些诡异的能力……

凡是看到禁忌的人都死了。

禁忌便是不祥!

因为禁忌的出没,有可能会导致一个种族灭绝,或者是哀退……

所以谁有胆子敢去打禁忌?

还镇压?

但是。

九州却镇压了阳间八禁。

其中付出了多少的生命,怕是没有人知道。

虽然封青岩不知道,但是根据所知的信息,还是能够推测出一二。知道九州为了助他演化轮回,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他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此刻。

他还明白了一个疑问。

他之前所建造出来的接引之桥,为何无法让诸天亡魂,来到他所在的世界。

因为他所在的世界,即是轮回之梦世界,亦是在死者生界里。

但鬼门,却是唯一通向死者生界的路。

所以接引之桥亦无法接引。

起初他还以为,是缺少了彼岸花的指引。

不过。

或许两者皆有。

“轮回演化盆,诅咒石磨,沉沦黑狱,鬼门,阴阳十六禁……”封青岩缓缓梳理起来,似乎自己触摸到了什么。

自打开鬼门,亲眼看到死者生界后,就发现自己明悟了很多说不清的信息。但是,一时之间无法解理,无法整合,导致他无法演化轮回……

“轮回只能在死者生界演化……”

封青岩思索着。

那是不是说明,即使是在轮回之梦里,亦需要在幽冥方可演化?

此刻,他立即走出永恒黑夜,回到西域的戈壁滩上,接着出现在周天下极北之地的第一城……

他片刻间回到了幽冥,还来到幽冥的最深处。

他站在幽冥的尽头。

天地漆黑。

他静站在那里……

不知不觉间,他隐约感受到尽头的气息,似乎有些古怪……

“轮回演化盆……”

他轻道。

此刻他手中出现黑陶花盆。

“去!”

黑陶花盆飞射而去,落在幽冥的尽头处,但是封青岩再道:“融!”

这时黑陶花盆就立即融入尽头,化为一轮让人看不清的磨盘,正在缓缓转动起来,立即让整个幽冥产生剧烈的震动……

隆轰轰——

幽冥天地在震荡。

数十万镇守幽冥的阴兵,顿时紧张起来。

而大统领宫炉等鬼王、鬼伯,立即朝幽冥的尽头飞射而来,却看到一道白衣身影……

“大统领,这是发生什么事了?”

有鬼伯骇然道。

此刻幽冥的天地,震荡得十分剧烈,让人不得不担忧。

“如此剧烈的震荡,不会是天地要崩了吧?”

“很恐怖的震荡,应该是尽头处传来,会不会是尽头处,有禁忌出世了?”

镇守幽冥的鬼王、鬼伯皆是担忧不已。

此刻正迅速往尽头掠去。

“有人!”

有鬼王隐约看到尽头处,似乎站着一道白衣身影,但是无法看得清是何人。

“小心!”

“有可能是禁忌出世了。”

众鬼王、鬼伯纷纷警惕起来,速度亦放慢了一些。

这数年来,青山城隍府出了一些鬼王、鬼伯,但是依旧不及曾经的幽都……

“咦,有些像是府君。”

有鬼王道。

“不错,像是府君,但府君不是走了吗?怎么会出现在尽头处?”有鬼伯诧异道。

“大统领,可是看清是府君。”

有鬼伯问。

宫炉点头,亦意外府君出现在幽冥。

“真是府君?”

不少鬼伯惊喜道。

此刻,众鬼急急赶去,想不到府君出现了。

“拜见府君。”

不过片刻间,宫炉等鬼王就来到尽头处,在封青岩身后三丈停下,皆是恭敬行礼。

封青岩并没有转身,只是伸起右手摆了摆,示意让宫炉等鬼王退去。

众鬼愣了愣相视一眼,目光落在大统领身上。

“退。”

宫炉没有丝毫的迟疑,就示意众鬼退去。

不过,在众鬼退回去后,依旧眺望着幽冥的尽头,只是看不清而已。但是府君的出现,却让他们松了口气,没有之前那么担心幽冥天地会崩溃……

“此乃府君在修炼惊天大法,诸位莫要惊慌。”

有鬼伯喝道。

毕竟幽冥天地的剧烈震荡,还是让无数的阴兵以及亡魂惊慌,场面显得有些骚乱……

“府君修炼大法,莫要惊慌!”

“府君修炼大法,莫要惊慌!”

在鬼伯、鬼王的大喝之下,阴兵或亡魂终于渐渐安静下来。

虽然幽冥天地的确在剧烈震荡,但就是没有崩溃,天空亦没有出现裂缝……

这让众鬼终于松了口气。

幽冥的尽头处。

封青岩使出“破虚见微”神通,观察着化为大磨盘的黑陶花盆。

或许。

这才是轮回演化盆的真面目。

因为磨盘的缓缓转动,才导致了幽冥天地的震荡……

“诅咒石磨!”

封青岩轻喝,立即把诅咒石磨,从眼里的沉沦黑狱里拉出来。但是,当诅咒石磨出现时,幽冥天地震荡得更加剧烈了,还散发着令灵魂颤栗的气息。

此刻幽冥里的所有生灵,都控制不住打颤起来。

他们的眼里露出骇然之色。

即使是大统领宫炉亦不例外,惊恐地看着尽头处,似乎看到了生死间的大恐怖般。

“这、这……”

有鬼伯颤栗道说不出话来。

“我感受到我的灵魂的颤栗,极其畏惧尽头处的神秘之物。”有鬼王震惊道,脸色变得有些苍白起来。

无数亡魂颤栗得跪拜下来。

似乎唯有跪拜,方可减轻灵魂上的颤栗。

而在此时,封青岩则控制着诅咒石磨,往融入幽冥里的轮回演化盆移去。但是,诅咒石磨巨大无比,犹如天盖般,无法进入轮回演化盆内……

“这是什么?”

豐都城里。

有无数的亡魂、阴兵,仰头看着天空。

他们看到灰暗的天空,猛然变得墨黑了,似乎有什么东西盖在天空上。

“这是天盖?”

有鬼伯骇然道,似乎令灵魂颤栗的气息,正是从天盖传来。

此刻鬼伯也难以站立,犹如天盖压下来般,令他无法站直,一点点地跪下……

轰隆隆——

天盖在缓缓转动,发出犹如滚滚雷霆之响。

震耳欲聋!

无数亡魂捂着耳朵,大吼大喊起来。

尽头处,封青岩看着头顶上的诅咒石磨,道:“轮回可融万物,还融了不少你?你,亦为轮回之一……”

但是,诅咒石磨就是不融入轮回磨盘里。

封青岩的眉头起来,是哪里出错了?

他仔细推演一番,觉得并没有出错,应该就是轮回演化盆和诅咒石磨的融合……

其实诅咒石磨的本名。

乃是长生石磨。

在他的推演中,轮回演化盆为磨台,而长生石磨则为磨盘。

虽然他现在还没有从诅咒石磨里,寻找到那一组神奇的长生密码。但是,可以让诅咒石磨和轮回演化盆组合后,再慢慢寻找……

或许只有让两者组合了,方有可能寻找到长生密码。

至于沉沦黑狱。

则是亡魂的最终归宿之地。

所谓最终,即是灵魂的最终归处,并不是一世两世三世……

片刻后。

封青岩似乎明白什么了。

他眼睛的第三神通,再次出现,即是“坐狱沉沦”。

但是,并不是把轮回演化盆和诅咒石磨收了,而是一片恐怖的黑狱,却出现在轮回演化盆之下。

若是沉沦黑狱,乃是灵魂的最终归宿之地。

那么是轮回演化盆之下。

当一片沉沦黑狱,出现在轮回演化盆之下后,一直悬于幽冥天空,犹如天盖般的诅咒石磨,渐渐地融入轮回演化盆中。

只是诅咒石磨的下磨台,渐渐地与轮回演化盆所化的磨盘化为一体,似乎化为了一尊巨大无比的神秘磨台,散发着玄之又玄的轮回气息。

而诅咒石磨的上磨盘,依旧不变,位在新的磨台之上……

但是,

诅咒石磨上磨盘的面,已经与幽冥天地融合为一体。

不分彼此。

只剩下一个巨大的幽深磨眼。

封青岩通过“破虚见微”神通,看到新的磨台早已经与沉沦黑狱连在一起。

或者说。

磨台上的磨槽,乃是流向沉沦黑狱。

轰隆隆——

此刻幽冥天地剧烈震荡,似乎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但是,让人说不清变化在哪里,只有无数的亡魂呆呆愣在哪里,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轮回初成……”

封青岩道。

但是眼前的轮回,只有一道,即是地狱道。

从此以后,沉沦黑狱会自成一界,即为地狱界。

而他想要完善轮回,还需要寻找长生石磨中的长生密码,利用长生密码开辟出长生界。

或者,利用人间密码,连通人间界。

而在此时。

一株彼岸花,从磨眼里缓缓升起。

花茎上依旧有着八枚叶子,火红的花苞将开未开,散发着神秘的气息。

“此乃磨中之花,即是轮回之中的血花,可散发接引亡魂的气息……”

封青岩轻道。

“在前世,你乃是彼岸花,又名为接引之花、轮回之花……”

“那么今生,亦为此名!”

封青岩走向磨眼,来到彼岸花身前,道:“在我前世,花开一千年,花落一千年,花叶生生相错,世世永不相见……”

“彼岸花开,开彼岸;奈何桥前,可奈何?”

“走向死亡国度的亡魂,就是踏着凄美的花朵通向幽冥之狱……”

封青岩摘起彼岸花,从幽冥的尽头处走回来,一步步走向幽冥的入口,即是黄泉鬼地……

那里有大片大片的黄泉瀑布。

“彼岸花,开彼岸,只见花,不见叶。”

“你此生,花只开于黄泉,乃是黄泉路上唯一的风景……”

……

……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