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草app官方网

天光微亮的时候。

木紫衣披着一件袄子走进帐篷里,看到软榻上趴着睡觉的席云飞,苦笑着摇了摇头。

走到近前,先是替他盖好了被子,又将地上几个空酒瓶子收拾到一旁。

旁边的桌子上有几本翻开的书籍,木紫衣好奇翻了一下。

《细菌,枪炮与钢铁》、《全球分裂》、《殖民统治时期的印度史》……

“都是些什么啊?”

木紫衣眉心微蹙,她根本看不懂这几本书籍的文字,因为都是英文版本的。

只是从封面的配图上,她看出了一份厚重与血腥的味道。

回头看了一眼呼呼大睡的席云飞,木紫衣摇了摇头,将书籍整理堆叠好。

关注公众号:,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身后的门帘忽然拉开。

柳如是端着一份早餐走了进来。

清新的空气诱惑

“二郎还没醒吗?”

“嗯。”

“你不是来叫醒他的吗?”

木紫衣朝软榻努了努嘴:“让他多睡半个时辰吧,一会儿我去跟荆王殿下解释一下。”

柳如是将早餐放到一旁的桌子上,看了一眼席云飞,会心的笑了起来。

“你就是太惯着他了,昨夜又喝了不少酒吧。”

木紫衣莞尔一笑,指着墙角的一排空酒瓶子,露出一脸的无奈。

柳如是见状,摇了摇头:“你啊你,刘姨一会儿又该念叨了。”

二女走到桌子旁坐下,柳如是拿起一本书,随意翻了几页后,绣眉微微蹙起。

“二郎最近在看兵法书?”

她翻到的那一页,刚好是英国大军冲锋的画面,火炮、长枪、硝烟弥漫。

即便她看不懂上面的文字,也能从图片上猜到一些什么。

木紫衣微微颔首,她也猜测是兵法书籍,可能是波斯国的兵法,席云飞拿来借鉴的吧。

“你发现了吗,这次南下琉球,二郎好像并不是单纯来游玩。”

木紫衣说着,回头看向软榻上的席云飞:“虽然不知道是好是坏,但现在的二郎,看上去仿佛更加成熟了一些。”

柳如是侧着头,莲藕一样洁白的手臂指着下巴,桃花眼怔怔的看着木紫衣,半响,忽然噗嗤一笑,道:“紫衣,我从你的眼睛里看到了母性的光辉。”

木紫衣愣了愣,回过神来,嗔恼的白了她一眼:“你这是拐着弯说我老咯?”

柳如是忙是否认:“没有,没有,你要是老了,那我不是更老,我还比你大几个月呢。”

“哼,算你说的有理。”

“好了,好了,别闹了,咱们先去吃饭吧,半个时辰后再来叫他。”

木紫衣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手腕上戴着的女式手表,点了点头:“那行,先去吃饭。”

柳如是笑着点了点头:“吃完饭收拾收拾,今日不是要去那什么高雄吗,又能坐飞艇了。”

···

等席云飞自己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九点多。

诸葛青已经回到了营地,同时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他们从海盗手里抢了二十几艘海船,还解救了五百多名无辜的难民。

此时,陆广生带队,船队正在朝基隆驶来,约莫傍晚的时候就能够入港。

席云飞满意之余,又有点惋惜,马上就要去高雄了,不能一睹为快。

简单的吃过早饭,席云飞与荆王李元景碰头。

这次南下高雄,李元景带来的两千人要分出一千人跟着南下。

在席云飞的建议下,这一千人不需要有很强的战斗力,只需要他们掌握一门手艺即可。

南下高雄的主要任务是建设,至于万一有土著来骚扰,特战队的人也不是吃素的。

这几天,欧阳折梅、萧峰两人不断给他传讯,声称他们与王大锤已经抓获了几十个土著,要不是席云飞这边没有命令,他们都想拉起队伍进山追击了。

大概清点了行装之后,留下两艘飞艇应对突发情况,剩余十八艘飞艇陆续升空。

而同一时间。

高雄这边,欧阳折梅与萧峰正站在开拓出来的临时航空站,迎接一艘长安来的飞艇。

待得飞艇落地,舱门打开,二人急忙恭敬的迎了上去。

第一个走出舱门的人,赫然便是河东裴氏家主裴寂,紧随其后的是裴铭,以及一众人才。

这些人中,有近半都是从朔方商会各个产业里抽调的高手。

有完整掌握水泥烧制手段的,有熟悉钢铁冶炼的……只要是建设基地需要的领域,这些人几乎都能够囊括。

简单的寒暄过后,裴寂立刻问起了席云飞。

得知他还在南下的途中,便也没有那么急切的要开什么会,而是带着几个小辈跑到海边欣赏起了海景。

看到一片滩涂上几十个土著正在挖盐坑,不由得好奇问道:“柴绍那家伙呢?”

萧峰走上前,笑着说道:“已经被郎君忽悠着进山清剿土著了,据说一开始情况不容乐观,郎君看不过去,给他送了一点好东西,眼下情况倒是不知。”

裴寂闻言,捻须轻笑了起来:“活该,最好让他焦头烂额,省得这小子给咱们添乱。”

萧峰笑了笑,不做应答。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裴寂忽然眼前一亮,指着天边,说道:“来了。”

众人抬头望去,皆是面露喜色。

天空中一十八艘飞艇成人字形朝他们飞来,场面尤其壮观。

萧峰见状,急忙安排人境界海岸线的树林。

万一林子里有哪个不开眼的土著躲着,暗地里给飞艇来一箭,那乐子可就大了。

方才只有一艘飞艇好防范,现在一次性来个十八艘,不小心还真有可能着了道。

好在,这两天连续俘虏了几十个土著,倒也没有不开眼的情况出现。

飞艇陆续着陆后,席云飞当先走下飞艇。

看到裴寂,笑呵呵的与他拱手致意:“让裴公久等了。”

裴寂笑呵呵的连连摆手:“不久,不久,老夫也是刚到。”

简短问候过后,荆王李元景小跑着过来:“见过老泰山。”

裴寂收起笑脸,淡然的点了点头:“嗯,荆王辛苦了。”

旁边几人见状,都是面面相觑,这一前一后的态度反差,明显能够看出裴寂心中,谁的地位更高一些啊。

席云飞不以为意,笑着招呼众人开会,他昨晚临时抱佛脚,倒是想出了几个好计谋,这会儿刚好能够派上用场,为同化安南的计划增添几分把握。

“裴公,荆王殿下,还有诸位,我有几个不成熟的想法,不知当讲不当讲!”

xiazaitxt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