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chman富二代抖音app官网

漫长的寂静。

呆呆的看着镇定自若的安森·巴赫,双目失神的少女保持着端起托盘走向他的动作,险些将热腾腾的咖啡直接洒在他脸上。

三十分钟…就在三十分钟前,眼前这家伙还信誓旦旦的告诉自己,他和旧神派没有任何关系,只是受人蛊惑,告诉自己他是无辜的……

最重要的是自己还相信了,相信了一个几分钟前才假扮成德拉科·维尔特斯的骗子?!

自己居然真的信了这个骗子的鬼话!

书桌后的老人端着手中的咖啡,轻轻放入一小块方糖,深邃无比的眸子默默与安森的双眼对视着。

这样诡异的寂静足足持续了将近一分钟,坐在靠背椅上的安森始终面不改色,眼睛和表情里都透着无比的真诚。

“你确定?”

老人端起了自己的咖啡,轻轻抿一小口,沙哑的嗓音中不带有一丝情绪:“你给出的回答,和我刚刚了解到的内容完不符。”

“那是因为我撒谎了。”安森十分坦然的看着对方:

“但绝大部分内容都是真的,只有极少的一部分隐瞒了事实,所以只能算我没有完说实话。”

“为什么?”老人没有任何表示,继续追问道。

我要你嫁给我

“当然是自保——作为一个秩序之环的信徒,我很清楚公开旧神派身份有多危险。”

“可你现在告诉了我这件事,难道就不危险了吗?”老人将杯子放下,瞥了眼还在震惊中不可自拔的少女,又加了块糖在咖啡里:

“你只要咬死之前的说法,没有充足的证据,教会也不可能拿一个军官怎样…为什么要承认?”

“因为我知道,坐在我面前的人是谁。”

深吸一口气,站起身的安森重新向面前的老人行了一礼:

“向您致敬,秩序教会在克洛维的代言人,尊敬的路德·弗朗茨总主教大人!”

这并不是一个多复杂的推理。

在圣艾萨克学院时,安森已经大概猜到这位跑到黑法师秘密聚会上,却被某个话痨小说家“放了鸽子”的少女属于王室或者教会势力。

之后发生的事情也基本符合了他的判断,少女的四名护卫和他们来时的马车上都有秩序之环的标志。

于是问题来了:

虽然这位少女从头到尾都没向安森透露过她的身份甚至是名字,但她能擅自动用克洛维大教堂的秘密地下通道,而那位名叫安洁莉卡的小女仆不仅对教堂内的构造无比熟悉,还会说出“忘记带自己去衣帽间”这种话,仿佛是在家中。

除此之外还有她身上的衣服;不论是头顶的船形帽还是前后两件长裙,都至少是普通中产阶层一年甚至更多的薪水,甚至是大多数富人也不太舍得的真丝制品。

这一点安森很确定,因为他摸过了。

所以现在求少女的身份?

嗯…虽然不清楚名字,但刨除百分之一的意外,一个能把克洛维大教堂当“家”的少女,她百分之九十九姓弗朗茨!

而能被一位疑似弗朗茨家族成员称之为“比我更睿智的人”…又能是谁?

答案已经很明显了。

“索菲娅。”

放下咖啡杯的老人轻声唤道。

“啊…?!”

从震惊中醒过来的少女还未完恢复意识,一脸迷茫,端着托盘的双手有些微颤。

“出去。”老人沙哑的嗓音一如既往的不带有任何情感:

“记得把门带上。”

“……是。”

沉默了片刻,放下托盘的少女一声不吭的转身离开。

“砰!”

听着身后那毫不掩饰的关门声,面带微笑的安森充分感受到了某位少女的满身怒气。

抿了口咖啡的老人稍稍摇头,目光却始终没有从安森的脸上挪开:“路德维希告诉我,你是个内心缜密并且对局势有着清晰判断的人。”

“我希望,他这一次的判断没有失误。”

依旧是低沉而沙哑的嗓音,在宽敞的书房内回荡着;不知为何,总觉得比刚才少女在的时候要多了一丝压力。

这是一次考验…安森点了下头,不紧不慢的开口道:

“大概在一个月前,当我刚成为征召军第一列兵团的团长时,曾收到一封画着旧神派标志的信笺,一个自称‘黑法师’的人邀请我加入旧神派和所谓的‘大计划’。”

“当时的我对此将信将疑,并没有立刻给对方任何回复;但之后类似的情况又发生了几次,并发现雷鸣堡的守军司令官克罗格·贝尔纳同样与旧神派有所关联,于是我开始认为所谓的‘大计划’极有可能并非对方的信口开河,而是真实存在的。”

老人端着手中的咖啡杯,静静的倾听着。

“通过字迹的比对,我发现那个所谓的‘黑法师’,就是我曾经的导师也是圣艾萨克学院的历史系教授,梅斯·霍纳德。”安森抽动下喉咙,继续道:

“当时的我极度震惊,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判断;而等我回到克洛维城后,又在王家军事学院与梅斯·霍纳德教授偶遇了一次,而他当时刚刚从陆军的资料室出来。”

“他邀请我参加一个聚会,并暗示我会有许多旧神信徒会来;为了弄清真相,我决定前去参加这个聚会。”安森一顿,稍微正了正自己的坐姿:

“再之后的事情,您都已经知道了。”

沉默的老人看着他,手中金色的小勺仍在轻轻搅动着杯子里的咖啡:

“所以…你会决定成为一名旧神派,是因为这个所谓的‘大计划’?”

“一定程度上,是的。”安森表情郑重。

“而当你发现‘黑法师’就是圣艾萨克学院的历史系教授后,认为他的‘大计划’所涉及到的阴谋不仅仅局限于雷鸣堡?”

老人的表情依然毫无变化,仿佛这一切只是在闲聊。

安森也只得继续回答:“我认为…有可能甚至不仅仅局限于克洛维王国。”

“不局限于克洛维王国……”老人依然如故:“那就是整个世界?”

安森顿了一下,稍微整理了下思路:“至少不能否认这样的可能性。”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把这件事情报告给征召军的司令官,或者在回到王都后的第一时间报告给教会?”老人盯着安森,又喝了口咖啡:

“据我所知,你来的第一天就曾经造访过克洛维大教堂。”

“因为我并没有确切的证据。”安森解释道:“而且路德维希准将的亲信,罗曼中校也曾和我说过类似的怀疑,所以我认为准将应该也已经有所察觉。”

“既然如此,那么作为下属的我在得到确切的证据前,没必要再向准将汇报更多的猜测,来增加他的麻……”

“呵呵。”

始终面无表情的老人,突然哼笑一声。

太突然的笑声,让安森怔了下。

“所以,一个年轻的,对长官忠心耿耿的军官,在发现自己意外涉及到旧神派的阴谋后,内心缜密且善于判断形势的他没有立刻汇报,而是冒险潜入以获得更多的情报……”

他放下咖啡杯,带着意味不明的表情沉声道:

“我老了,安森·巴赫阁下,但还不够老。”

老人抬起头,深邃的眸子里蕴藏着酷似路德维希,却要更冷漠的精芒,死死地锁定着安森的身影:

“你真的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这番鬼话?”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